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2020-07-29
标签: 主页 > 天地区域 >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 >
《西游》并非强调「爱情与命运」 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一部文艺作品,混和的元素愈丰富,观众随时间品味的感思也愈多,再经过出色的改编,自有其独特的生命力。

以周星驰电影系列来说,《西游记》(大话西游)之月光宝盒、仙履奇缘是格局相对宏大,作品的生命力非凡,周星驰的幽默感加上刘镇伟编剧,它贯穿小说角色、时光倒流、爱情、佛理、古装、武打、搞笑。难以置信的是,中国百度形容〈月光宝盒〉篇,劈头第一句竟然将作品定位为「一部经典的无厘头搞笑片」;「无厘头搞笑」数字,这种品评违和感实在太大了。在「大话西游」之后,更难能可贵,是周星驰对「西游」系列的锺爱与投入,只要撇开跟徐克合作的一部,直至《西游.降魔篇》依然是高水準的佳作;前两部经典是至尊宝、孙悟空的爱情故事,后一部则是唐(陈)玄奘、唐三藏的爱情故事。而三部作品关于唐三藏的感情联繫,留待续篇时我们再一起思考。

或许,无论你看过「月光宝盒、仙履奇缘」多少遍,可能会认定故事结局就是讲述「命运弄人」的遗憾之美,最后一幕,孙悟空只能唏嘘倚靠灵魂出窍,进入再世夕阳武士的肉身,跟再世紫霞亲吻说「我爱你」,总之,还是无法真正一起相爱,一切的痛苦,还是源自上天。其实,故事中「命运」只是开头的点缀,结局所反思并不真的纠缠在「命运」这一点上, 至少,它不是说一种死硬注定的命运、硬性决定论,而是人在一定的格局之中,仍可顺应因缘际遇有所转化,所谓命运似有若无,聚散不断在缘起缘灭之中。

你的确可以把生命某些遗憾,视为命运的一种,然而,若将整个故事的脉络併合来看,可能得出截然不同的意义,仙履奇缘的结局反而是破除执念——无所谓上天注定的命运。只有不断的修行,直至得着真谛,方有解脱的可能。

紫霞是幻想爱情真有命运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试记起,紫霞仙子所执着的是甚幺?她之所以下凡誓要找到能拔紫青宝剑的如意郎君,就是深信这段姻缘是「上天注定」,不管天兵天将追捕,不计后果如何,都要找到底、爱到底,以为爱人最后会脚踏七色彩云迎娶她。在牛魔王关住紫霞与姐姐青霞的时候,青霞说她爱到发神经了,紫霞说:「这不叫黐线(按:指不正常),是理想」。结果她只留下理想与现实的遗憾:「我猜中了开头,但是猜不到这结局」。

当你以为上天注定一段美好的姻缘在你身上,会遇上命中注定的真爱,幸福快乐地过日子,执着命运与幸福的想像,尘世间的经历告诉你:既没有上天注定,也不会知道怎样才是结局(除了死亡之外)。借《金刚经》一句话来形容: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」

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我很欣赏圣严法师对这句话的解读:

「梦,在想像之中总是太过美好了,很多人都是生活在梦里,对未来想像得太天真。譬如许多人在结婚之前,都会把婚姻想像得美满快乐;而我小时候上山出家之前,就把山上想像成仙境一样;然而,这种对于未来的憧憬,多半是有问题的。⋯⋯西游我们修行用方法是在练心,不是在练环境;『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』并不是说一切相都不存在,而是说一切相都有,但是当实证无相的时候,心不会受其影响而波动。」

《西游记》仙履奇缘的结局,反过来是对迷信爱情与命运的嘲弄。有时我们像紫霞仙子一样,希望上天注定那美好的人和事,实际上世间只有因缘不断流变的过程,命运似有若无,无所谓必然的命运,无所谓上天注定,没有所谓理想中的爱情「必会」是这样、那样的,甚至没有应不应该;大概,有的只是人心中的虚妄:在脑海想当然深信「有」注定的命运,内心浮现特定的情境,然后不断追逐它。

至尊宝「时光倒流500年」终破虚妄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而至尊宝则陷入另一种虚妄,他曾经对白晶晶有「慾火焚身」般的爱情,随时间过去却不承认经已转淡,二人深刻的经历不多,至尊宝还是对晶晶姑娘许下「永不分离的约誓」,轻言「必会」迎娶她永永远远在一起。殊不知,至尊宝「时光倒流500年」,遇上了紫霞仙子之后,原初似乎是讨厌她,实质逐渐被她的癡情所牵动,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,开口闭口要取得月光宝盒返回500年后找心爱的娘子。而在故事之中,充满「幽默佛性」的菩提子拆破了至尊宝的虚妄:「你晕眩迷糊的时候,叫了晶晶这名字98次⋯⋯还有一个名叫紫霞的,你叫了784次。」

至尊宝游走500年前后,他对爱情的期望与真实出现巨大裂缝,刻意唾弃出现在眼前的人和事,除了漠视令他砰然心动的紫霞,还逃避聆听唐三藏说他的使命。谁说有注定命运?即使深信有命运,谁说命运必然跟爱情相关,为甚幺不可以是与爱情无关的事?

当至尊宝即将戴上金刚箍之前,他先破除了第一重虚妄:

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,但我无去珍惜,到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。尘世间最痛苦莫过于此。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回头,我会跟那个女孩说我爱你,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,一万年。

他看清了别人仇恨延续500年的虚妄,也看清了自己不愿承认爱上紫霞的虚妄。

最终最终,至尊宝成为孙悟空之后,面对遗憾、接受遗憾,他破除了第二重虚妄:

化身夕阳武士亲吻再世紫霞,触碰了一颗真实的心,认清它,如其所如,踏上取西经的路途。

爱情路途上,你心中需要有一位「菩提子」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菩提子虽然是故事中的怪诞神仙、民间巧遇者,他比较像现实世界一些思想家、法师、智者,说话玄妙古怪,实质充满智慧,引人反思。

至尊宝:

「我怎会爱上一个我讨厌的人?拜託给我一个理由。」

菩提子:

「爱一个人需要理由的吗?」

至尊宝:

「不用的吗?」

菩提子:

「要的吗?」

这段简单对话,重要的是「提问」,不是菩提子有了铁定答案,而是反覆疑问与寻找的过程。至尊宝终能转念破除虚妄,化身成孙悟空,愿意随唐三藏取经,当他激战牛魔王后,师徒们藉月光宝盒回到500年后某日,而故事的角色,因为某时空生死与人心的改转,看似铁一般的因果亦重新「洗牌」,蜘蛛精与白骨精变成了豆腐西施,纠结不同执念的人在自己的时空继续修行。夕阳武士原本不愿吻别,突然被上身吻了过去,接着多了一段关係,又是新一轮执念的开始,在他眼中,远望孙悟空身影的一刻,嘲笑他像一只狗,而真相是孙悟空灵魂出窍吻别,他心裏释怀自在,两种不同的「念」,看到不一样的人和事,到底是谁笑谁?总之,因缘一直在转化变动之中。

爱情往往像这幺一回事:生命、经历千差万别,万般说不準,也许有时候需要理由,有时候却无需理由,有时候知道自己渴望的是甚幺,有时候执迷毫无自觉。若自以为世间爱情有标準答案、有铁定公式,迷信有注定之种种,倒是另一种虚妄。或许,更重要的是,人在经历之中接受真实,在经历之中学习、转化、成长。

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诚如德国思想家普列希特(Richard David Precht)在《爱情的哲学》最后部分带出的反思:

「我们总喜欢把(浪漫爱情与真实爱情)联想在一起,彷彿浪漫爱情是常态而非特例。我们信仰爱情一如前人信仰上帝。我们梦想着驾着家庭马车就可以通往幸福天堂,车轮也不会压垮或弄髒闪闪发亮的天堂小径。然而,现实中总是事与愿违。当爱情的意义是厮守与互相理解时,我们期望伴侣不要有太多变化;当对爱情的要求是精采与刺激时,我们又期望关係充满变化,并不断对伴侣提出新的要求。

在变动不安的关係中,我们渴望稳定;在平静的关係中,我们渴望刺激与变化。当然,这指的是『爱情』本身,不是伴侣。⋯⋯这就是我们的梦想。但回归现实,我们很清楚生活不是一场梦幻音乐会。⋯⋯情况变得弔诡,追求爱情时想要的,跟身处爱情时想要的,相去甚远。追求爱情时希冀的是稳定与联繫,获得爱情后渴望的是自由和刺激。我们的脑中充斥着各种想像,真实与虚幻,不断交替着。」

而普列希特认为,每个时代加诸人们身上的主观价值,也是一种枷锁,令我们一时难以辨明何谓真实的爱情,有多少只是迎合社会氛围,及一时冲动而来的幻想。

紫霞仙子、至尊宝的痛,不在命运

有时候,不同的人生,不同的爱情,往往如取西经的路途一样,真正重要的是认清自己,即使感情正在挣扎,便清楚面对苦恼和挣扎,不是逃避或自欺。无论错过痛过、哀过哭过,从经历中学习,从与别不同的体验得着「属于自己的智慧」。或许,每人心裏都要留住一位菩提子,真诚向自己提问,而不是幻想已取得了划一的爱情真经。

相关文章︰

龟婆的恩情—《九品芝麻官》补遗从电影看哲学︰大话西游说命途《心跳500天》︰如果不曾感到对方是命中注定,你未尝过恋爱
阅读 (341) 评论 (890) 收藏 (462) 转载 (163)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神官方网站|人类人工|影音学者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