腿毛不刮又怎样?!《红豆汤配黑麵包》书摘连载:东西审美观大不同 妞书

2020-08-01
标签: 主页 > 科技专业 >腿毛不刮又怎样?!《红豆汤配黑麵包》书摘连载:东西审美观大不同 妞书 >

东西审美观大不同

西方人迫切把自己晒成健美肤色的行径,和强调「一白遮三丑」的东方女性正好是相反路线。

「我说,妳要不要刮一下腿毛啊?」

我才刚在比基尼泳衣上套了件细肩带小洋装,正开心準备和当时还是男友的保罗前往度假海滩发呆泡水,忽然听到这样一句令人害臊的建议,不禁顿时满脸通红:

「你你你你刚说什幺?我的腿毛又不多,看起来还好吧!」我因为太激动,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抖了起来,「而且我又不是不懂得除毛,你看我有认真刮腋毛耶!」

保罗却是翻了个白眼,一副「这种基本的事还需要说吗」的模样:「不是多少的问题,是我们就不习惯看到四肢上有毛髮,尤其像你们毛髮颜色比较深,只要稍微有点长度就会看到。妳没看很多西方女生都会全身除毛吗?」

「就算这样,这种事应该这幺直接地对女性说出来吗?!」我还是处在一股恼羞成怒的情绪中。

「我说出来是为了妳好耶,」保罗又是一脸无辜的表情,「妳难道希望别人在一旁偷偷对妳指指点点吗?」

via GIPHY

虽然,并不是人人都是外貌协会,但外在经常是吸引异性的主要因素之一,异国恋情当然也不例外。不过,我到异乡生活以后,常会发现我从前在意的外表细节,往往换了环境后就没人在乎,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审美标準。

就拿除毛这件事来说好了。这个小动作在西方可是拥有漫长的历史,真正的起源众说纷纭,有人说是古希腊的审美观,甚至有研究指出除毛史可上溯到新石器时代。从腿毛、腋毛到私处毛髮,现代西方女性的除毛不光是审美考量,也被认为是日常清洁的保持。至于方式则因人而异,除毛刀、脱毛膏、蜜蜡,捨得花钱的人还会造访雷射除毛中心。

虽然我抗议着保罗的大胆谏言,但也不得不同意他的说法。我顿时想起从前有一天,要好的法国女友亚丝忽然把我拉到一旁,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以为她要倾吐什幺大事。

「洁西,妳去跟小雅说一下,叫她穿短裤的时候要刮腿毛啊。」亚丝困窘地说,「这是为了她好。妳看她腿毛那幺长,别人看到她都退避三舍,她都还不知道原因。妳们都是台湾人,私下说中文应该比较不尴尬。」

在我终于「打理」好自己后,我们来到了德国北部的波罗的海海滨。

这里是老少咸宜的度假胜地,所有人都趁着北方国家难得出现的夏日阳光,好好享受日光浴及清凉海水的快感。

我和保罗舒服地躺在铺平的海滩巾上,同时好整以暇地观察周遭熙攘的游客百态。

「哇,你们的德国奶奶都好辣喔。一把年纪了还敢穿比基尼在海滩上晒太阳。」看着那些白髮苍苍的老太太也大方穿着颜色鲜豔的比基尼,毫不介意展现出自己不再青春的体态,我不禁感到由衷佩服。

保罗却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:「这有什幺好大惊小怪的?到海滩晒太阳,不穿比基尼要穿什幺?」

「嗯,在台湾,别说长辈了,有不少年轻女孩也不敢穿比基尼呢。」我小声地说,「其实我以前对自己身材没自信,到海滩都是T恤短裤直接下水啊。」

「你们想太多了吧。到海边不就是要把皮肤晒黑吗?包那幺多怎幺晒得到太阳?妳看,这里还有更大方的例子,」保罗微微把头向前方点了一下,暗示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「那个老太太直接就在众目睽睽下裸泳了,哪有什幺对身材没自信的问题!」

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丝不挂的老太太在游客络绎不绝的海滩上,好整以暇地游起泳来,完全不在乎自己垂坠的乳房和鬆垮的肚皮;我一转头,另一个头髮半秃的老先生正褪去了全部衣衫,从容不迫地晃着他略显疲态的男性雄风走向水边。我确认了一下周遭,我们应该没误闯天体浴场呀?

「现在年轻人不会在一般海滩这样做了,女生最多是上空而已。」保罗向我解释,「不过在公开场合裸泳对这些前东德人民来说很正常喔。虽然以现代眼光看来是有点有碍观瞻,但好处是日光浴后不会留下任何泳衣痕迹啊。」

话说回来,天体海滩在欧洲并不是什幺新鲜事。除了崇尚回归自然的信念外,另一项实用之处就是可以把自己的胴体晒得均匀美丽。

西方人迫切把自己晒成健美肤色的行径,和强调「一白遮三丑」的东方女性正好是相反路线。当然,许多打扮和举止上的差异,往往和不同人种的生理特徵有关,因为人总是嚮往自己缺乏的东西。当我们欣羡着好莱坞明星的高鼻大眼,也有不少西方人深受小麦肤色、细长凤眼与滑顺直髮吸引。

不过,审美观的差异也造成许多文化「奇景」,例如有台湾女性在国外街头撑阳伞,或是因为担心晒黑而在海滩上仍穿着薄长袖上衣时,这些在国内稀鬆平常的举动,在欧美人看来往往不可思议。

「妳们为什幺大晴天还要撑伞啊?不是正好可以晒晒太阳吗?」荷兰好友安洁有回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。不过,在我解释了台湾夏天无法直晒的火烤太阳,以及我们重视美白防晒的审美标準后,她似乎也能理解。

「说得也是,妳们这种肤色的好处就是不需要特地晒黑。」安洁认真地叹口气,「妳看,像我这样白嫩嫩的皮肤,如果多了点小腹的话,看起来就跟肥油没两样啊。」

这种审美观上的差异我已经体验了不止一回。自从到欧洲居住以来,从年幼孩童、妙龄辣妹到慈祥老太太,都曾对我的「东方风情」发出由衷的欣赏。从我的黑直髮,到我的单眼皮小眼睛、扁平的大脸或是暗沉的肤色等等,这些曾经令我对自己外貌感到不满足的天然之处,却偏偏都是备受称讚的部分。

「你觉得,我去割个双眼皮如何?眼皮撑开后,眼睛看起来还会变大噢。」有天,我因为睫毛倒插的困扰,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保罗。

「为什幺?你们亚洲人不就是应该要小眼睛才对吗?」保罗既惊愕又困惑地说,「但如果妳非做不可,等回台湾再做吧,德国的医生应该技术不会太好。」

「呃,为什幺?」这回换我困惑了,「德国医学不是应该很发达吗?这种小手术怎幺会做不来?」

「因为,」保罗毫不迟疑地回答,「这里人人都有双眼皮,一点都不稀奇,所以没人会去做这种手术啊。」

正是如此,我在自己国家里感到不如人的部分,却经常被外国人认为别具特色。一开始,我也不禁怀疑起西方国家的审美观,尤其常听到针对异国恋情这样的酸言酸语:「老外的眼光都很怪啦,不然怎幺都挑一些长得不怎幺样的亚洲女伴呢?」

但另一方面,想到西方的好莱坞明星等名人代表,却又都是东西方一致公认的俊男美女,这时「外国人没有审美观」的说法似乎并不成立。

这种「差别待遇」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光以台湾为例,媒体上所吹捧的那些「正妹」形象,几乎不外乎是明眸大眼、白皙肌肤、巴掌脸,加上染成浅柔髮色的飘逸捲髮,最好还要有C罩杯以上,而这些其实都是属于西方女性的生理特色。从这样的角度看来,西方人欣赏那些具有神祕东方感的特色,也并不是什幺稀奇的事了。

「欸可是,你的腿毛才多吧,为何你就不用除毛?」我们把海滩上形形色色的人群观察一番后,我忍不住又回到最初的话题。

「男人没在除毛的啦。又不是那些杂誌男模,需要用除胸毛和涂油来展现他们油亮亮的胸肌。」保罗毫不在意的说。

「我偏偏就觉得男性胸毛很性感,但是腿毛很噁心。」我叹口气,「你们的男性审美标準为何刚好跟我相反呢?」

这幺看来,即使在女权发达的欧洲,男女平等在审美标準上怕是难有实现的一天了。

本文摘自《红豆汤配黑麵包》

腿毛不刮又怎样?!《红豆汤配黑麵包》书摘连载:东西审美观大不同  妞书

腿毛不刮又怎样?!《红豆汤配黑麵包》书摘连载:东西审美观大不同  妞书

  当台湾艺术女遇到德国理工男,
一场妙趣横生的异乡人妻修炼之旅,
更是柴米油盐琐事中的文化新发现,
原来不是外国人奇怪,不一样的,其实是自己!

   │德国人妻的小日子│
  ★对于在亚洲长大的我而言,米饭是不可或缺的主食;但对在德国土生土长的保罗来说,麵包和马铃薯才是晚餐的常态。因此我家菜单的折衷方式是中西式轮流进行。
  
  ★下课时,大伙总会聚在教室楼下的交谊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内容看似随意,但我很快发现,这种不能过度涉及隐私,又要保持有趣的闲聊,其实是门高深学问。

  ★即使在基督教和天主教普遍的欧洲,德国教会深入社会的程度也算是不寻常的。至于佛陀塑像对他们来说,还不如是放在庭园里增添「禅风」的装饰品。

  ★不仅在烹饪方面,我和德国老公开始一个屋檐下的共同生活后,很快就深深体会到「凡事自己动手」的终极德国精神。

出版社:时报出版

作者:郭书瑄

阅读 (622) 评论 (503) 收藏 (750) 转载 (577)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神官方网站|人类人工|影音学者|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